王濱:發揮保險央企使命擔當 助力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2020年04月02日16:57  來源:濟寧新聞客戶端

中國人壽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 王濱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關系黨和國家事業興旺發達、國家長治久安、人民幸福安康的重大問題。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黨中央帶領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在較短的時間內就取得了全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生產生活秩序加快恢復的態勢不斷鞏固和拓展的重大成績,充分彰顯了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優勢。這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是對保險業助力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一次大考。作為國有金融保險機構,理應勇擔使命,充分發揮國有企業的政治優勢和專業機構的風險管理職能,全面助力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一 、踐行初心使命,加快推進國有保險公司融入國家治理體系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國人壽作為國有大型金融保險集團,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的總要求,秉持守護人民美好生活的初心使命,發揮保險保障功能優勢,第一時間響應,第一時間行動,第一時間落實。我們與抗疫一線醫護人員等“逆行人”勠力同心,守望相助,為一線特定人群提供專屬保障。

截至3月23日,公司共計完成新冠肺炎疫情相關賠付290例,賠付總金額超過2600萬元,提供各類理賠服務超過110萬件。

通過各種途徑捐款(捐物)近7000萬元。向社會大眾免費提供1300多萬份、保障總額超2萬億元的贈險。

全面擴展34款長期重大疾病保險產品保險責任,創新開展中小企業復工復業防疫綜合保險,依托科技賦能,優化理賠流程,提升服務水平,向社會宣布理賠、承保、保全7×24小時服務,實現“不跑腿”完成業務辦理,“不見面”滿足服務需求,客戶從申請賠付到理賠支付當日完成。

同時,我們通過公司大健康平臺,為社會公眾提供4萬余名公立醫院專家在線圖文咨詢服務,150位心理咨詢專家免費提供心理咨詢服務,并向大眾宣傳防疫知識和健康資訊。

通過此次疫情大考,我們不僅看到了疫情對保險公司發展模式的沖擊,更引發了對國有保險公司發展初心使命的深刻思考。經過近四十年的發展,我國雖然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保費收入國,但商業保險覆蓋的深度、廣度還遠遠不足,體現在這次疫情中,雖然保險行業通過擴大理賠責任、贈險等方式做出大量賠付,但覆蓋整體損失的比例仍然不高,緩解政府和財政壓力的力度仍然不足;雖然迅速擴展了保險保障范圍,但是應對突發重大風險保險保障的覆蓋范圍不夠廣,參保人數仍然不夠多;雖然向一線醫護人員捐贈大量保險,但折射出對特定群體的常態化保障機制的缺乏。

因此,在履行風險管理者的職責、參與國家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建設上,保險行業還有較大提升空間。特別是國有保險公司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積極主動融入包括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在內的國家治理體系之中,更加突出填補風險保障缺口、發揮風險管理與防災防損的功能,在醫療保障、養老保障、環境治理、社會管理以及民生保障和自然災害預防等領域發揮重要作用,在黨和人民需要的關鍵時刻,拉得出、沖得上,頂得住、打得贏。

二 、立足風險保障,為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提供保險方案

隨著經濟社會高速發展,生態環境、社會協作等方面變得日益復雜,人類面臨疾病、意外、自然災害等風險也更加不確定,城市與基層社區管理工作更為復雜、涉及面更廣。如何有效防范風險、化解風險、疏導風險就成為全社會關注的重大課題。

國有保險公司兼有政治和市場兩種特質,既能有效擔負資源調劑、關注社會弱勢群體的公平職責,又能發揮市場化運作的專業優勢,從而更好地將“保險功能”系統地嵌入國家“治理體系”。因此,大型國有保險公司既能成為國家應急管理體系的有力補充,也可以在民生保障、社會管理、三農服務、災害預防與救助等方面起到更加積極的作用,為服務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貢獻保險力量。在今后一個時期,國有保險公司應在三個方面下大力氣,促進國家治理體系完善和治理能力提升。

第一,提升風險補償水平。本次疫情治療費用主要來自于國家、地方財政以及社保;支持實體經濟、中小企業和恢復經濟增長則主要依靠貨幣金融政策。盡管國家“兜底”能夠迅速穩定社會信心,但也使財政壓力大大增加。如通過保險公司介入,建立健全分層分類強制保險、政策性保險、商業保險體系,提高全社會參保比例和風險保險,促進商業保險賠償和社會保障、社會救助形成有效互補,則有助于提升社會分散風險、化解風險能力,全面提高全民風險損失補償水平,形成政府、市場、社會、個人四方共擔的有效機制。

第二,優化風險管理能力。在充分肯定疫情防控成效的同時,我們也看到在重大疫情防控體制機制、突發事件應急管理體系、社會治理能力等方面還存在短板。長期以來,保險公司在災害、疾病、意外等風險管理領域積累了大量數據和相關防災防損經驗。加上保險公司近年來不斷強化科技創新、大數據建設,積極參與國家醫療經辦業務,以及食品安全責任、農險等政策性保險業務,使得在風險識別、風險管理等領域有了長足進步。特別是國有大型保險公司正加速從過去被動應對風險轉變為事前管理風險,從簡單的“險后”補償向“險中”響應、險前“預警”相結合轉變。可以預見,如果充分發揮國有大型保險公司的風險管理、防災防損等專業優勢,必將有助于提升社會風險管理能力,實現從風險等量管理到減量管理的轉變。

第三,強化實體產業支持。壽險方面,隨著我國老齡化進程加快和人口壽命周期變長,“醫、養、健”等產業資源與社會需求的矛盾也日益突出。產業投入周期長、資金規模大、回報見效慢是導致這些產業有效供給不足的重要原因。而保險資金擁有不可比擬的長周期優勢,鼓勵保險公司深度參與相關產業發展,依托保險公司專業優勢打通上下游產業鏈,有助于提升商業化“醫、養、健”機構的數量和服務質量,可以有效緩解我國健康、養老領域的資源緊張狀況。財險方面,積極發展工程險、企財險、貨運險、船舶險、責任險、信用保險等業務,為企業“走出去”提供一攬子金融保險服務;助力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提升融資能力,為大型投資項目建設提供保障支持,維護重點產業的供應鏈、企業鏈穩定與安全,增強實體經濟抗風險沖擊能力。

三、強化使命擔當,把國有大型保險公司打造成國家治理體系中的強軍

國有企業是黨和國家最可信賴的依靠力量,要把國有大型保險公司打造成為國家治理體系中的強軍、鐵軍,必須整合共享,協同發力。

做好頂層設計是關鍵。提高國家治理能力和水平,制度建設是根本。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完善覆蓋全民的社會保障體系,強化提高人民健康水平的制度保障”。《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保險服務業的若干意見》《關于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關于促進社會服務領域商業保險發展的意見》等就商業保險支持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明確安排,顯示出國家對保險行業的支持力度。

但是,當前保險業參與社會治理的制度和政策體系仍不完備,如果能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過程中,進一步明確保險行業的職責和作用,把鼓勵保險公司參與社會治理納入到全面深化改革的頂層設計中,與國家制度建設同步推進,有計劃、分階段、系統性的推進保險向各領域滲透,則能更加有效的幫助全社會風險保障水平的提升。

因此,應進一步細化政策安排,參考交強險等制度研究建立應對重大公共安全事件相關領域的強制保險體系,提升保險公司和民眾參與度;完善包括軍人、警察、消防、醫生等特定人群的保險保障,在國家撫恤的基礎上,更多通過開辦特定保險業務,提升特殊人群保障水平;加快推進環境污染責任強制保險試點并擴大范圍,支持地震等巨災保險業務發展。完善政策激勵機制,擴大企業、個人購買長期儲蓄、健康、意外、醫療保險產品稅收減免優惠力度,以及科技保險等業務稅優支持力度,對保險公司投資養老、健康等領域產業給予稅收政策支持,對保險公司加強與應急管理能力建設有關的防災防損投入等予以稅前扣除等。

政府可加大向保險公司購買服務的力度,逐步提升政府委托保險經辦業務占GDP總量的比重,將重大疫情醫療費用補償更多地通過市場機制來消化吸收,實現“小保險大保障、花小錢辦大事”的效果。要加大保險宣傳進校園力度,不斷加強宣傳引導,普及保險知識,促進社會公眾風險保障意識的提升。

堅持高質量發展是根本。打鐵還需自身硬。沒有強勁的發展動力、精準識別和管理風險的能力,就無法承擔起推進履行社會治理職責的重任。國有大型保險公司應加快推進轉型升級,從發展質量、發展動能、發展效率三個方面,持續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豐富保險產品供給。通過深化結構調整,大力發展長期儲蓄、健康、醫療、意外等保障型業務,提升全社會風險保障水平。加快“三農”保險以及民生類、責任類社會治理保險業務發展,積極參與安全生產體系、智慧城市建設與基層社區管理,加強同政府治理能力與治理體系建設相融合,前瞻性地精準響應客戶、市場與政府需求,探索開展一攬子綜合保險保障方案,研究提出符合實際的多維度、全方位、深層次的政保產品服務體系,助推提升治理水平和突發公共事件應對能力。

加強科技驅動,借助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科技前沿技術,全面改造保險公司經營管理價值鏈。一是著力提升精準定價能力,創新承保范圍,研究開發傳染病、公共事件營業中斷、供應鏈、生命科學等保險,將更多社會風險納入保險范疇之列,為廣大人民群眾提供“物美價廉”的保險產品。二是著力提升運營服務水平,通過大數據分析,根據客戶需要形成差異化服務內容和體系,持續增強產品、銷售、理賠、客服等協同能力,提升專業水平,解決客戶一攬子風險關切和保障問題。三是著力提升風險管理產品供給,結合風險管理、防災防損等專業優勢,更加深入參與農業保險、大病保險、醫療經辦業務等業務。

加強內外部資源的整合,積極參與經濟運行與社會服務等方面的新領域業務試點,做好首臺(套)重大技術裝備保險試點,開展重點新材料保險機制等試點工作。推動科技保險、知識產權保險,以及物聯網、信用保證險等領域業務發展。加快建工履約、關稅履約、投標履約等業務發展,助力實體經濟快速復蘇。強化與養老、醫療等機構的合作與投資力度,支持生命健康、智能制造等產業發展,形成健康、養老生態鏈。積極發展具有地方特色的優勢農產品保險、漁業保險、農業設施保險,以及草原、漁業、農房、農機具等涉農保險,推動成本保險、收入保險、價格保險、指數保險及“保險+期貨”等領域業務發展,確保糧食生產安全、農村社會穩定。

加強行業深度合作是方向。發揮國有大型保險公司行業引領作用,改變業內各家保險公司各自為戰的局面。配合監管機構和行業協會,推動保險行業通過數據分享、聯合攻關等方式,對包括巨災風險、重大傳染病在內的重大風險開展前瞻研究。探索保險行業應對重大風險的共保、再保險、分散保險方式和途徑,提升全行業抵御和治理風險能力。加強與關鍵企業和政府應急管理機構的密切聯系和合作,加快自身保險服務和風險防控能力的滲透,放大保險服務合力,最大限度發揮保險社會“穩定器”和經濟“助推器”作用。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新疆35选7的中奖号码